手机访问 m.guidada.com|今天是:看鬼故事,就到鬼大大[www.guidada.com]
鬼故事
灵异事件 灵异故事 恐怖故事 传奇故事 神话故事 民间故事 奇闻异事 历史故事 未解之谜 外星人 UFO 聊斋志异 高智商鬼故事 原创鬼故事
当前位置:鬼大大鬼故事 > 短篇鬼故事 > QQ怪谈之梦魇成真

QQ怪谈之梦魇成真

鬼大大鬼故事(www.guidada.com) 发布者:断痴小狼 发布时间:2015-04-22 17:36:32 浏览量:

  史东林最近心情不是很好,他是个标准的网虫,可前些日子租的房子里却没有拉上网线,房子虽然不错,单门独院,交通便利,离上班的地方很近,而且房租也很便宜,可不能上网却让他一直耿耿于怀。

  好在屋里安装了固定电话,于是,史东林决定自掏腰包通过电话线安装网络,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,起码相当于一个月的房租了,他还是咬咬牙,装上了网络。

  为此,史东林特地与房东李明实好一番讨价还价,希望他能免掉一月租金,可那家伙直接来了一句:那是你自己爱安装的,谁又没叫你去弄。

  这个李明实,租房子的时候看起来挺不错的,没想到此时说话这么难听,真是的。

  史东林喜欢在电脑前开着音乐,玩着QQ游戏,顺便与QQ中的美女们聊着天。在网络的虚拟世界中,他可以与任何人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,不用担心谁会找上门来,反正谁都不认识谁。

  GZ 这个城市离海太近,很容易受季节性台风的影响。这不,台风“海鸥”来袭,已经连续下了好几天的大雨了,街面上的水几乎漫过了小腿,一些车子干脆抛锚在路上。人们都在抱怨这鬼天气,史东林却是希望这样的天气再持续几天---- ----天气原因,暂时不用上班了,可以在家尽情的玩了。

  窗外的天空阴沉的吓人,狂风刮的树枝电线呜呜作响,雨也是一直都没有停歇。

  此时的史东林正戴着耳麦,一边听着音乐,一边吃着零食,他趴在屏幕前,右手放在鼠标上,滚轮上下滑动,寻找着聊天的目标。

  “滴滴滴滴。。。。”QQ企鹅一阵跳动,一个女孩子的头像发来了信息:“你好。”

  “呵呵,美女,你好!”史东林一面回话,一面打开了她的个人资料,她的网名叫做飘摇,24岁。有意思的是,她的住址上填的竟然是自己现在租的这个地方。另外,她的个人简介也有些与众不同:深埋地下,孤独的狭隘的恐惧着,绝望着。

  “呵呵,你的嘴好甜呐!”飘摇的回话很快,最后还带上了一个腼腆的笑脸。

  “是吗,我可不是经常称呼别人美女的哦。”史东林随口回道,顺手打开了飘摇的空间相册,里面只有一张照片,照片中只能看到一片浓郁的漆黑。

  不知怎么,史东林忽然觉得,那照片中的黑色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无底的黑色深渊,令人感到恐惧窒息。

  “是吗,我知道你肯定看过我空间的照片了,那可是我本人哦~!怎么样,没吓到你吧!”飘摇的语气略带调侃,顺带着发过来一个龇牙的表情。

  “我胆子大着呢!想吓到我?切!哎,对了,美女你是哪儿的人啊?”东林感觉心头有点不自在,他连忙转移了话题,同时有些心虚的回头看了看,不知怎么,他总觉得好像房间里除了他,还有另一个人。

  “不告诉你。”飘摇发了个调皮的表情。

  “那我就要猜了哦!嗯,我猜,你一定不是GZ人,但是,你可能住在这里。”

  “好厉害!你猜对了耶!那你继续猜猜,我现在在GZ哪里?”

  “别逗了,这我怎么可能猜的到?”史东林发了个无奈的表情。

  “没意思,不和你聊了,等回头我去找你。”飘摇留下最后一句话,还带了个撅嘴的表情,随后QQ头像变成了灰色,下线了。

  史东林一笑,真是个小气的女孩子,他随手打了句“好的,那随时欢迎。”敲下回车键,却提示发送失败,他仔细一看,QQ竟然掉线了。

  怎么回事?史东林点击重新登录,却一直处于网络无法连接的状态,看来是断网了。

  史东林重新启动了电脑,却还是无法连接,这不禁让他感觉有些气闷,好容易可以痛痛快快的玩玩了,却断了网。他掏出手机给客服打了过去,那边却一直语音提示: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,请稍候在拨。看来,断网的还真不少,那边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。

  史东林伸了个懒腰,躺到了沙发上,随手打开了电视。这个时间段,大部分频道都在播新闻,看的史东林直犯困,他强打精神换着频道,眼皮却慢慢的耷拉了下来。

  似醒非醒间,史东林的耳朵忽然隐约听到一阵轻微的咔嚓咔嚓的声响,就像是用钥匙在开门的声音。难道是房东来了?

  不对呀,房东的腿脚不太好,怎么会在这样的天气来这里?不是房东,那会是谁?难道是。。。贼?

  史东林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,他轻手轻脚的爬起来,顺手抄起一只木底拖鞋,蹑手蹑脚的藏到门后,紧张兮兮的盯着那开始慢慢转动的门把手。

  “吱嘎。。。”史东林觉得耳朵一阵麻痒,他从没听过这么干涩刺耳的开门声,就像几十年没有开过似地,那难听的声音让人从心底觉得不舒服。

  “呼,好大的雨。”一个悦耳清脆的女声传了进来,与那开门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紧接着,一只白皙的手臂将门缝推得大了些,然后,整个人进了屋子。

  史东林的表情明显的一顿,他怎么也没想到进来的是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,她身穿一件齐肩白色连衣裙,脚蹬一双凉鞋,额前齐齐的刘海遮至眉毛上方,两鬓留着长长的鬓角,白皙的脸上忽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,小巧的鼻子,微微撅起的小嘴,还真是个漂亮的女孩子。

  女孩子随手将手中的雨伞在门外甩了甩,然后收起来竖在门口,这才转过头看了看门后举着拖鞋扬手欲打的史东林,笑道:“原来,你长的还挺不错的嘛!”

  “你是谁?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?”史东林将拖鞋慢慢放下,上下打量了下女孩子,问道。

  “你的房东没跟你提过我?”女孩子微笑道,白皙的两颊弯出两个浅浅的酒窝,看起来格外的可爱,只是提到房东两个字时,那弯弯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别样的情绪。

  “没,你跟李明实认识?你不是他的老婆吧!”史东林再次好好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女孩子,再想想房东当时说那番话时嘴脸,心里暗自腹诽道:好白菜都让猪拱了,丫的!

  “你这人怎么这么喜欢胡乱猜测?”女孩子收起了笑意,眉头一皱,竟是有了些恼意,接着道:“真是够讨厌的。”

  史东林一阵愕然,我这是找谁惹谁了?你平白无故的拿着钥匙开了我家的门,我这连问问都不行了?丫的,果然,漂亮的女人都是不讲理的!

  “我告诉你,我来呢,就是跟你打个招呼,我们都做了半个月的邻居了,今天才第一天见面呢!我就住隔壁。”女孩子皱着眉头道,说着,她伸手指了指史东林的脚。

  史东林低头一看,心头一阵不好意思,竟是笑出声来。

  原来,他先前以为有贼,怕出声音,是拿着拖鞋,赤着脚过来的,而刚才他把手中的拖鞋扔到地上,随脚伸了进去,这样一来,便是一只脚穿着拖鞋,另一只叫却是光着的,看起来是有些奇怪。

  “呵,不好意思。”史东林挠头笑道,这样的形象在美女面前,实在是不雅。他正准备邀请人家进屋子坐坐,一抬头,却发现眼前没人了。

  门,还是好好的关着,没有被打开过的样子,方才那女孩子进门时放在门口的伞,也不见了,而且,外面雨这么大,放伞的地方,竟然没有一点水迹,这是怎么回事?是我的幻觉么?可低头一看,两只脚上,只有一只脚上穿着拖鞋。

  “滴滴滴滴。。。”一阵QQ提示音响起,网络终于连接上了么?

  史东林强忍住心底怪异的感觉,不住的告诉自己,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,不要多想,那只是幻觉。他慢慢的走到电脑桌前,解开屏幕保护,点开了QQ信息,他太紧张了,必须转移下注意力,QQ聊天是个不错的途径。

  “在吗?”发来信息的,还是刚才那个叫飘摇的女孩子。

  “嗯。”史东林随手回道。

  “在干什么?”飘摇接着问道。

  “跟你聊天。”史东林心头仍萦绕着刚才的事情,有些心不在焉的敷衍道。

  “你心情不好,是吗?”飘摇一副关心他的样子。

  “嗯,有点。”

  “需要姐姐安慰下吗?”飘摇发过来个甜甜的笑脸。

  “行啊,不过你要怎么安慰我?”史东林道,随后发了个委屈的表情。

  “你说吧!”

  “那,我们见见面吧!地方你定。”史东林忽然很想知道这个飘摇长什么样子,或许是个美女,在或许能进一步发展发展也说不定,比如,一起吃个饭,然后带她去。。。(邪恶的想法)

  史东林还沉浸在自己的YY之中,飘摇接下来发过来的消息却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  “我们不是才见过面吗?”飘摇发过一个偷笑的表情。

  “嗯?有吗?”史东林一阵愕然,自己来到这个城市才不过半个多月,认识的人也寥寥无几,根本没有女孩子,他想,会不会是人家不愿意跟他见面,才故意这样说的。

  “不愿意见面就算了。”史东林回了个哼哼的表情。

  “真的想见我?不会后悔?”稍一沉默,飘摇又发来了消息。

  “嗯。”史东林的心,已经彻底被她吊了起来。

  “好吧。”飘摇回过来两个字,紧接着,整个电脑屏幕忽然一闪,变成一片浓郁的漆黑之色。

  丫的,不是电脑坏了吧!这是当时史东林的第一反应。

  接下来,屏幕正中,一张惨白的脸慢慢显现出来,齐齐的刘海,紧闭双眼,面色灰败,干扁发紫的嘴唇呈半阖之状,口中像是咬着什么东西,像是。。。一枚铜钱?

  这是。。。这特么的是下葬的死人的样子!史东林心头一颤,这飘摇到底什么意思?

  “呃。。。”轻轻的呻吟声不知从哪里传来,却是听得史东林心头再度一颤,因为他似乎看到那屏幕中间的死人脸,好像笑了。

  史东林有如炸毛般嗖的一声跳了起来,浑身寒毛倏地一下立了起来,他忽然发现,屏幕中正在诡笑的这个死人脸,竟然有点像先前开门进来的那个女孩子,齐齐的刘海,两颊浅浅的酒窝,小巧的鼻子。。。这根本就是同一个人!

  “看见我了吗?”空洞的声音来自四面八方,在屋子里回荡不止,屏幕中的飘摇慢慢睁开了那双大大的眼睛,那眼中尽是一片死寂,毫无生气。

  “啊。。。。!走开!”史东林紧紧闭上眼睛,双手在身前乱摆,此时的他浑身颤的厉害,心脏更是像是要跳出胸口一般。

  “笃,笃笃。。。”不知道从哪传来一阵沉闷的叩击声,声音仿佛传自一个狭小的密闭空间,让人不自觉的感到压抑,恐惧。

  不知怎么,史东林听到这叩击声,忽然想到了先前在飘摇资料中看到的个人简介:深埋地下,孤独的狭隘的恐惧着,绝望着。

  “呵呵,我们是邻居,你忘了么?我就住在你的隔壁。”空洞的声音再次响起,史东林忽然感到自己站立的地方,地面一点一点的颤动,就像是有人在下面轻轻的叩击,而那诡异的“笃笃”声,正好与这颤动的频率完全吻合!也就是说,那令人心寒的叩击,来自地下,史东林的邻居,他的隔壁,不是屋子两旁,而是地下!

  史东林早已被骇的面无血色,他强自拖着发软的手脚,想要离开这里,却忽然听见“噗”的一声,那地上忽然伸出一只苍白干瘦的手爪,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!

  史东林的眼睛陡然瞪大,那手上传来的丝丝寒意如冰冷的蛇一般顺着脚踝蜿蜒向上,慢慢爬上了他的后背,脖颈,后脑勺。。。

  “啊。。。!”史东林再也受不了,由于恐惧绷紧的神经再也承受不住一点压力,两眼一翻,歪倒了下去。在倒下的一瞬间,史东林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,却忽然感觉身体一阵失重,像是要掉入无尽深渊一般。

  忽然,电蛇闪过,一声惊雷猛地在头顶炸开,史东林惊叫一声,蓦地睁开眼睛,忽的一声坐了起来,此时的他面如土色,惊慌不已的四处看去。眼前是熟悉的出租屋,地上也没有伸出的手,自己正坐在沙发上,手中还拿着电视遥控器。

  “呼!”梦,可怕的噩梦。史东林想抬起手擦擦脸上的汗,却发现手脚已经没有了一点力气。

  “滴滴滴滴。。。”QQ提示音响起,史东林犹豫了下,坐到电脑前,解开屏幕保护,点开消息:“在吗?”

  “啊!”史东林惊叫一声,猛地将鼠标扔了出去,他起身便要往门外跑,却忽然感觉脚底冰凉,低头一看,自己的两只脚,竟然只穿了一只拖鞋,如梦中一般无二的情节!

  史东林再次惊叫一声,甩掉脚上的拖鞋,朝门口跑去。

  “吱嘎。。。”干涩刺耳的开门声响起,刚跑到门口的史东林身形一顿,浑身颤栗不止的看着门外那个打着伞的女孩子,满脸骇色。

  “呵呵,我们是邻居呢,我就住在隔壁。”

  “啊。。。!”

文章标题: QQ怪谈之梦魇成真


转载请加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guidada.com/duanpian/6855.html

上一篇:猫的怨下一篇:树精
鬼大大鬼故事网站长声明:

世界上本没有鬼,说的人多了,也就有了鬼。鬼故事,又称灵异故事,是一种与灵异事件有关的故事。灵异故事口耳相传,造成另一种流行文化,当中不少亦是著名的都市传奇。灵异故事可以涉及人类与灵体的接触甚至被附身;又或涉及一些通灵的方法如问米、碟仙等。由于其戏剧性,灵异故事一直也是电影以及话剧的重要题材。 同时鬼故事也是恐怖故事、恐怖小说、鬼怪故事。鬼,又称亡灵,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,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。 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,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,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,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。搜索“鬼大大”就能找到本站。

鬼大大鬼故事免费分享短篇鬼故事和长篇鬼故事。其中包括恐怖,民间,乡村,校园,医院,街上,家里,宿舍,网络,高智商,内涵,灵异,搞笑,感人,爱情,真实,现代,古代,惊悚,儿童,吸血,电梯,万圣节,太平间,头七,鬼节,七月十五,盂兰盆节,中元节,女鬼,水鬼,镜子,午夜,外国,公交车,重口味,超吓人,经典原创鬼故事!
请牢记鬼大大域名“ www.guidada.com ”是“ 鬼大大 ”的汉语拼音。Copyright © 2014 GuiDaDa.CoM Corporation, 鬼大大 地图 版权所有